sora酱酱

【忘羡abo】合法夫夫 史密斯夫妇AU 20(完结)

谁也别想安排我:

《合法夫夫》Mr.Lan&Mr.Wei全文索引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有些事情魏无羡也无法解释,但它确确实实地发生了,一个未知的神秘任务让他隐藏了三年的身份被拆穿,不仅如此还发现了与自己结婚的人竟也是特工,积攒了多年猜忌和怒意一瞬间爆发,硝烟汗水沸腾的血液掺杂在一起,最后融入了失控的荷尔蒙。


无数的巧合让他们成为了现在的样子,但令人意外地结局还算不错?


 


♡♡♡


 


“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魏先生。”


 


魏无羡倚靠在咨询师对面的双人沙发上,礼貌地回以微笑。


 


“这次只有您一个人来,冒昧地问一下,你和你的伴侣已经离婚了是吗?”


 


听到这个问题后魏无羡愣了一下,他微不可查地挑了挑眉,紧接着不怎么在意的点了下头,“是的,我们已经离婚四个月了。”


 


“额、很遗憾没有挽救你们的婚姻,但是我想你应该了解到了爱情是双方的事情,希望你之后能遇到一段更加珍贵的爱情。”


 


“嗯,我可能遇不到了。”


 


“您是有什么困扰吗?”


 


“两个月前,我们之间又发生了一些事情。”


 


……


 


两个月前的那天晚上,在神经高度紧绷持续一整晚的状态下,魏无羡终于吐了出来,蓝忘机一手搀着对方的身体,一手轻轻地拍打着后背,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不断安抚着,魏无羡则浑身虚脱地依靠在自己Alpha的怀里。一晚没有进食,除了酸涩的胃液也吐不出其他的任何东西,他将头埋在对方的肩颈上蹭了蹭,闻到那股熟悉的檀香味后,腹痛终于缓解,紧皱的眉也松了开来,蓝忘机又默默地将怀中的人抱得更紧了。


 


江澄站在一旁,脸部肌肉和嘴角一阵抽搐,连带着持枪的手都不稳地抖了抖。最终,他放下了枪,转身找出房间角落的消火栓,呲——地灭掉了客厅里还在燃烧着的火焰。


 


蓝忘机将人抱起,放回了主卧的床上,用棉被将对方的身体盖得严严实实后,有些无措地坐在床沿,视线偶尔停留在被棉被遮盖住的腹部。魏无羡也强忍着笑意,呕吐感其实早已缓解,他闭着眼睛装作虚弱的样子,享受着对方的安抚。腹痛缓解过后便是空腹带来的饥饿感,突然间,肚子竟不合时宜地的响了一声,蓝忘机听到后便起身走出了房间。


 


江澄目瞪口呆地看着刚才还装一脸虚弱的人,在蓝忘机走出后下一秒钟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掀开了被子坐在了床边。魏无羡对着站在门口的江澄招了招手,示意让他进来。


 


魏无羡慢慢地解释着今晚发生的事情,当然略过了他和蓝忘机在沙发上纠缠正好被江澄打断的那段。了解到事件的来龙去脉后,江澄的脸色瞬间僵硬,对温狗的仇恨立刻盖过了对蓝忘机的怀疑,他立刻急匆匆地走出了房间,似乎要是去调查资料。


 


片刻后,一阵食物的香气从屋外飘了进来,听到蓝忘机的脚步声后,魏无羡又将自己埋入被中,装作虚弱昏迷的样子,可惜食物的香气过于诱人,他忍不住挣开眼睛将头伸出了被窝,肚子不争气地咕噜噜地叫了起来。


 


厨房里剩余的新鲜食材并不多,蓝忘机简单地做了些食物,端着餐盘走了进来,他坐到床边,单手将床上的人轻轻扶起靠在床头。魏无羡闻了闻香气就直咽口水,他是真的饿了,孕吐折磨得他从下午起就没有进食,他迫不及待地就想将粥端过来。


 


“先等下,喝些水。”蓝忘机将一旁沏好的蜂蜜水端给他,温度刚刚好,温热的蜂蜜水入腹,为疲惫的胃传来一丝暖意。蓝忘机舀了一小勺蔬菜粥,吹凉后一口一口地喂到那人的嘴边。


 


魏无羡吃了几口便吃不下了,蓝忘机见状就把粥放到一旁,拿起纸巾擦拭着对方的嘴角,突然间,魏无羡一个反扑将蓝忘机压在了床上。


 


“二哥哥,你饿吗?”魏无羡身上只穿着那件可有可无的衬衫,下身仍是光溜溜的,他用沾着蜂蜜水的嘴角吻了吻对方的双唇,“不如,吃我吧。”


 


“不行。”蓝忘机无情地将人轻轻推开,他翻身下床将卧室的门关好,又走到衣柜前找出了一套对方常穿的舒适衣物。


魏无羡看着递到眼前的衣物无奈地叹了口气,果然揣了崽后对Alpha的吸引力减少了这么多,他默默地除下身上那件褶皱的衬衫,将干净的衣服一件件地套上。虽然动作放的极轻,但还是一不小心触碰到肩膀上的淤青。


 


“嘶——蓝湛,那时候你下手真重。”魏无羡倒抽了一口气,艰难地将卡到一半的衣服拉了下来,蓝忘机唇微张似是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没说出口,他轻轻地将人拉到了怀里,揉了揉肩膀上的瘀青。


 


魏无羡满足地靠在蓝忘机的怀里,看到那人胸前的伤口又皱起了眉头,“哎,我当时也下手蛮重的,差点就把你干掉了。”


 


“不会。”


 


“嗯?”魏无羡嗤笑出声,抬头看他,“喂,蓝湛。我后来可是对你举着枪啊,万一我没控制住开枪了呢。”


 


蓝忘机将人搂得更紧了些,他嗅了嗅对方的脖颈,“你拿的那把枪没有子弹。”他将剩下的衣服轻轻地给对方套上,魏无羡顺从地由着那人摆弄自己,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你还记得第一年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吗,我因为任务提前走了的那次,让你一个人戴在那里真的对不起。”


 


“你我之间,不必说对不起。”蓝忘机一边说着一边给对方套上了最后一件衣服,他顿了顿又道:“那天,其实我也要走的。”


 


“哦?原来你也有任务啊,那你平常都接些什么任务啊?”


 


“潜入调查、暗杀、审讯……”


 


“停停停、难道之前你经常出差就是去潜入敌人内部了是吗?我记得有几次你回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难道伤到哪了?”


 


“有一次距离爆炸的位置太近了,导致左耳失聪了很久。”蓝忘机用平淡而又低沉的嗓音诉说了自己的任务,包括如何被组织强迫执行任务的经历,他感觉到怀中的身体慢慢紧绷了起来,“你呢?”


 


“额?”魏无羡听得心惊胆战,对方在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竟受过这么多次伤,他一时没有缓过来,全然不记得自己经历过的危险一点也不比对方少。蓝忘机轻吻了下怀中人的鬓角,重复道:“你都接什么任务?”


 


“我吗?最近基本就做一些暗杀的任务了,以前还会偶尔套一下情报,你懂得吧,就是在不入流的场合,用一些手段让那些人乖乖将情报说出来。”


 


“什么手段?”蓝忘机眉间一挑,手上的力道又更用力了些。魏无羡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的脸色有些不太好,他浑身僵硬地想从蓝忘机的怀中逃出,却被那人箍得更紧了。


 


正当魏无羡思考该如何将话题带到另外一件事上时,砰地一声,主卧的门被打开,江澄看着手中的笔记本,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向他们举起一份资料道:“我找到太阳的余党名单了。”


 


之后他们一起根据着蓝曦臣的耳机定位找到了‘太阳’的据点,失去温逐流的余党人心涣散。于是在天亮之前,他们就潜入了内部直接将太阳巢穴一举捣毁,而蓝曦臣早已趁机将温晁制服,将其困在密室里,最后剩余的杂事则都交给了江澄处理。


这件看起来很乱的任务,就这样解决掉了。


 


♡♡♡


 


“我和他之间的一些误会和矛盾都解开了,如你所想,我们又离不开彼此了。”魏无羡换了个姿势坐在沙发上,他揉了揉酸痛的脊背,怀孕期间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昨晚他缠着蓝忘机硬是玩了一整晚,直到他体力不支昏睡过去。


 


“那之后呢,你们之间有一起做些什么吗?”


 


“有啊。”魏无羡想了想昨天晚上的情事,还依稀记得蓝忘机是如何将自己紧箍在怀中,以及那大腿内侧间磨人的频率和热度,他眨了眨眼道:“我们一起重新装修了房子。”


 


原本的别墅被江澄那颗炸弹袭击过后,地板和墙面都被烤的焦黑,原本极其昂贵的实木家具也被损毁了半数,只好将客厅全部重新装修。


 


魏无羡顺带着将次卧改成了一间婴儿房,整个屋子都刷成粉嫩嫩的颜色,与整套房子的装修格格不入。而装修后的期间,他则是和蓝忘机在国外旅游,说是要将之前没来得及度的蜜月好好补回来,当然蓝忘机不可能让怀着孩子的Omega乱跑,魏无羡则是被水土不服和初期的孕吐折磨得又瘦了一圈,蜜月计划就此泡汤,变成了在酒店的大床上度过。


 


♡♡♡


 


“所以,魏先生你们现在应该是打算复婚吗?”


 


还没等到魏无羡回答,屋子的门就被敲响,紧接着婚姻咨询师震惊的注视下,蓝忘机拉开门走了进来,他将魏无羡轻轻搀扶起,视线有一下没一下地停留在魏无羡的肚子上。


 


“你们?”


 


“哦哦,忘记跟你说了。“魏无羡靠在了自家Alpha的怀里,他带着愧疚的笑意道:“这次来是为了结婚的,证件办好还需要一些时间,我顺便过来跟你聊聊天。”


 


 


✈✈✈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集团被袭击的事情是怎样蒙混过去的。”魏无羡坐在副驾驶上,百无聊赖地玩弄着两人的结婚证件。


 


“兄长将新闻压下来了,对外说是机器爆炸。”蓝忘机一边开车,一边将那人手中快要散架的结婚证拿了下来,顺手揣进胸前内侧的口袋里。


 


“。。。这样能蒙混过去吗?那个爆炸范围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机器爆炸吧。”


 


“无事,可以用其他的新闻压过去。”


 


“是什么新闻,告诉告诉我呗?”魏无羡单手支着下巴,用一脸期待的目光注视着对方。


 


“你会知道的。”蓝忘机别过头去不理会魏无羡的挑逗,专心安静地开车。


 


☀☀☀ 


 


两个月前的爆炸新闻逐渐被人们遗忘,第二天早上魏无羡刚起床,就看到了江澄发给自己的一条消息,一张报纸上刊登着他和蓝忘机昨天去婚姻登记处领证的照片。


 


照片上的自己因为带着帽子,只露出了一张侧脸,蓝忘机则是牵着他的手,嘴角边竟还有一抹浅浅笑意。


 


魏无羡盯着这张照片看了半晌,他笑了笑,将这张照片拖入了收藏夹中。


 


 


❤❤❤


 


今天是小安第一次在云深集团上班,他绷紧着神经,警戒地看着周围一切有可能威胁公司安全的人或者事物。


 


崭新的玻璃门被推开,走进来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头上戴着的鸭舌帽遮盖住大半个脸庞,身材清瘦显得身上的衣物有些宽松,但腹部却与身形不符地向前凸起。


 


小安怀疑地打量这人,携带的武器可以藏在宽松的衣服下,更何况那人手中还提着一个黑色布袋,只见这个男子一步步走向电梯,小安抢先一步将这个人拦了下来。


 


“您好,请出示一下工作证。”


 


那名年轻的男子转过身来,将帽檐抬了抬道:“我是员工的家属。”


 


小安看着这人的帽子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看到过,“不好意思,员工的家属是不得入内的。”


 


“这样啊,那你能帮我把这个送上去吗?”他举起了手中那个黑色的包裹,打开后便传出了一阵排骨和辣椒的香气,他将里面的瓦罐拿了出来,“把这个送到蓝湛的办公室。”


 


“蓝、蓝…副总裁吗,请您等待一下,我为您联系一下副总。”小安才意识到这人头上带着的帽子和几天前新闻上的那张图片是一个款式,这人难道是副总的配偶吗。他有些猜忌地掏出了对讲机,拨打了副总办公室的号码。


 


魏无羡半依靠在墙上,打量着周围,几个月过后,这栋大楼完全看不出有爆炸过的痕迹,旁边的卫生间也还在那里,让他想起了之前是如何从管道中误打误撞地爬到蓝湛的办公室内,他的脑中突然冒出了个想法,竟想要再爬一次给那人个惊喜。他刚向那边走了一步就停顿了下来,经历过爆炸后,蓝湛他们应该会增加对排风通道的警戒吧,他不得不又放弃了这个想法。


 


号码拨出了许久也迟迟不见接通,魏无羡低下头叹了口气,活动了一下有些肿胀的双腿。


 


正当魏无羡腰酸背痛,惆怅着什么时候可以见到蓝忘机时,大楼门口的玻璃门应声打开,他回头看向门口,突然看见什么似的对小安道:“不用了!”


 


他向门口的蓝忘机招了招手,待那人走过来时一把搂住男人的臂弯,在棱角分明的下颚上狠狠地亲了一口。魏无羡转过头朝向保安,带着一脸挑衅的笑容,他道:


 


 


“我们是一起的。”


 


 


 


 


 


 


===============正文完结==============


 


人生中第一篇文完结了,用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都看到这里了,各位潜水的小读者出来冒个泡呗。


 


很多人大概会期待忘羡之后的生活,生下崽之后肯定不能再频繁的执行任务了,我会整理一下脑洞,把他们的日常生活写成一个后记。当然啊没来得及写进结局的,或者不适合写到结局的也会一件件的交代。


 


之后会有一个番外,大概就是羡手痒接了个暗杀任务,却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突然接到了温情的电话,接通后传来的竟是他孩子的声音!!猜猜你羡执行了个什么任务?汪叽会在哪呢?!江澄又会吃到几顿的狗粮呢?!!!


我们番外见~